快捷搜索:

但是在这儿外人面前丢人可真是很少很少要说在

 
    孟获着众人进了三江城,回到了银坑洞后,他是没有放过众人,对众人吩咐了一声,“所有人都跟着本王走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有几个都是面面相觑,对视了一眼,那意思。自己这大王,可是真生气了。这自己这些人,也是凶多吉少。最好的结果,那都少不了被一顿雷劈啊。可如此也没有办法啊。谁让人家孟获是洞主,是这一片的蛮王呢,这自己这几个,那不过是人家的手下而已,他孟获是说打就打,说骂就骂,找个理由给你咔嚓了,你都没地儿去说理啊!
 
    归根结底。还是实力不如人家,什么都别说了。要不然的话,怎么人家是洞主,是蛮王,自己这些人也只能是手下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果然是不出所料啊,这孟获见到众人都到齐之后,是劈头盖脸给众人一顿数落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当然了,他这只是针对己方的人,至于兀突骨乌戈国的几个,他确实也没有那个资格去说什么。
 
    对于那几个。只有兀突骨有资格去说,孟获哪有那个资格呢。但是那三个乌戈国的将领,听了孟获说他自己的手下。他们几人脸上也是无光啊,并且也是有些不好意思。毕竟说起来,这是双方联合的大败,不止是银坑洞士卒一方的失败,所以……
 
    但是兀突骨却是什么都没说,毕竟他也知道,自己这个兄弟,还是很难接受失败的,估计比自己还难接受。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开得比较开的这么一个人。乌戈国距离他们这边儿都不近,不说是与世无争。但是其实也差不多少。
 
    反正和他们南蛮诸部比起来的话,自己那儿可不就是太平多了吗。所以哪怕藤甲兵被破。那也都无所谓了,至少不是谁都有马超凉州军那个本事的。因此,自己如今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真是,自己可不是不能接受失败。好像汉人以前有个什么兵家,说过“胜败乃兵家常事”也,这应该还不可能从来都是战无不胜,从来都不会失败,这个反正自己是没有见过。因此,这败了,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?
 
    当然了,兀突骨也不是不理解孟获,毕竟这自己这个好友、这个兄弟,之前一直都是失败,败在马超凉州军之后。最后只有几千人马,跟着他来到了乌戈国,说他一直被马超凉州军所压着打,那其实一点儿都不为过。
 
    而当他和自己带着藤甲兵卷土重来的时候,获胜了之后,把凉州军给赶出了三江城后,那时何等意气风发。在自己这兄弟看来,灭了凉州军,那就是指日可待了,其实自己也是那样儿的想法。
 
    可是最后的结果呢,却是事与愿违啊,这根本和自己这些人所想的不一样儿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,应该说是太不一样儿了,或者更准确来说,就是相反的。自己这些人认为是己方把马超凉州军给灭了,那是不在话下啊。但是如今的结果却是,人家差点儿把己方给灭了,还好自己这些人跑得快,要不然的话,只能是损失更为惨重,一下就得残了。并且自己和孟获也许还得被人家给生擒了,这事儿可不是不可能发生的。
 
    一想到这儿,哪怕兀突骨如今是能接受失败,但是他心里也真是不爽。想他兀突骨也算是纵横南蛮十几年了,但是这如今的情况,可真是丢大人了。这事儿传到其他南蛮部落去,那不得给被人笑掉大牙了?
 
    可不是咋的,这以前自己什么时候遭遇过如此大败,但是在三江城这儿,确确实实,那是真遇到了。而且自己是灰溜溜地逃走了,如今还心有余悸呢。说起来不怕别人笑话,自己是万分庆幸啊,自己跑得快,要不然的话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银坑洞的众将,包括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,被孟获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,众人都是面红耳赤,确实是感到丢人。
 
    这个可不止是因为他们失败了,他们觉得丢人。更关键的是,如今这地方还有外人在呢,就是兀突骨他们吗,所以这自己大王也没在那些人的面前,给自己些人留点儿面子,所以对此,他们是感到特别丢脸。
 
    毕竟在自己人面前丢人,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是在这儿外人面前丢人,可真是,很少,很少。要说在凉州军面前丢人,那也罢了,谁让己方没赢过人家,反而是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跑了。但是在这儿乌戈国的人面前丢人,这个也真是,自己大王就不知道给自己这些人留点儿脸面?这丢人丢的可不止是自己这几个人的脸啊,还有整个银坑洞的脸面呢。
 
    他们也不知道孟获到底是个什么想法,可他们却不认为,孟获一点儿都不在乎银坑洞的脸面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自己这个大王,那可真是个好面子的人,这事儿又有几个不知道的呢,所以……
 
    最后孟获说道,“金环三结、阿会喃!”
 
    “在!”
 
    “在!”
 
    两人是赶紧拱手说道,不过他们也想到了,这自己大王让自己两人出来,那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儿。不过他们也没认为孟获想要处罚他们,毕竟逃跑那可是大家一起跑的,而且两人绝对不是先逃走的,因此他们不认为孟获会去处罚他们。但是这让自己两人出来,那以以往的经验来判断,那也确实不会有什么好事儿,能落到自己两人的头上。
 
    结果就听孟获说道:“你们两人此时赶去三江城,协助孟优驻守城池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是!”两人异口同声说着,不过心里确实想了,这果然不是什么好事儿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不是嘛,这守城能算是什么好事儿?也不是什么主将,说起来还是孟优才是主将,没听孟获说吗,让自己两人协助孟优守城,所以……
 
    自己两人还得听人家孟优的,就和最开始的时候一样儿。看来这孟获是放心不下啊,只能是让自己两人再一次去驻守三江城了。
 
    不过却也难怪如此,毕竟如今三江城的情况,也真是不容乐观。这马超在城外,是虎视眈眈,他们凉州军刚大胜了一场。那么哪怕明日不全军来趁势进攻,可休息之后,肯定也得再次带来来袭,那么这三江城的驻守,自然就是万分重要了。
 
    看来孟获认为孟优一人,加上一个普通将领,确实是不如自己两人加上孟优的组合来得更好。可不是嘛,他要是不担心的话,何必让自己两人去协助孟优守城呢。说起来这样儿,那其实就说明问题啊。
 
   
 
 
第三八一章 再遣将驻守三江(续)
 
    听到两人是毫不犹豫地就点头同意了,显然孟获对此,他是满意的。<strong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毕竟如今他遭逢大败,心情自然不用多说了,那真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。所以了解他的人可都明白,这个时候,那可别去触他的霉头,要不然的话,估计让人给他拖出去打一顿,那都是轻的。
 
    是,对于兀突骨这几个客人,孟获肯定不会这样儿,但是他手下的众人可都知道,对自己这些人,那自己大王可真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了。反正看你不顺眼,那拖出去打,还真是轻的。就是让人把他给咔嚓了,那都不算是什么稀奇事儿。这事儿以前又不是说没有发生过,而且还不止一次呢。不过最近自己大王倒是还算好,没有如此了。
 
    可以后呢,谁知道了,这事儿谁又能保证以后就永远都不会发生了呢。众人倒是听过汉人总爱说什么“伴君如伴虎”,这仔细想想,好像在孟获这儿,他倒是比老虎还要可怕得多啊。
 
    毕竟你遇到了老虎,它不一定就会伤害你,而且它要伤你,你未必就不能逃跑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是在银坑洞这儿,你说往哪儿跑?所以除非像董荼那那样儿,去反叛孟获,才有一丝生机,要不然的话,你就等着哪一日,被孟获给咔嚓了吧。这事儿还真不是就一定不会发生的,这不一定哪一日,又该出现了。
 
    所以也真是,确实,孟获手下的人。没有几个是真就不怕他的。也就是祝融夫人不怕他什么,当然了她也不是孟获的手下。至于说孟优还有带来,其实也都怕孟获。孟优不用多说了。这是肯定的,可就是带来。其实也是一样儿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