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不尽全力还是不行这凉州

 孟优和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三人看到城下比较整齐的凉州军士卒,他们是头疼得很,是三个人都头疼,没有例外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孟优还没有忘了战前动员,只听他大喊道:“弟兄们,凉州军就要再一次入侵我们的家园了!让我们拿起兵器,与他们决一死战!”
 
    “战!战!战!”
 
    别看之前银坑洞还有乌戈国的人马可都败了,但是经过了孟优的鼓动,还真是起到了一些效果。可不是吗,这乌戈国的步卒还差点儿,毕竟三江城银坑洞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。可是银坑洞的士卒就不一样儿了,因为银坑洞那是他们的家啊。之前都已经被凉州军给占据过了一次,所以这一次,对这些银坑洞士卒来讲,他们可不想让凉州军来第二次了。
 
    因此一听孟优的话,他们有些人眼睛都红了,看到城下的凉州军士卒,那就和看到了杀父仇人似的,所以他们确实是要抵挡住凉州军的进攻,不让他们占据三江城。其实银坑洞的士卒也是不甘心,毕竟之前还是因为木鹿大王,所以三江城才失守了,要不然不会那么轻易失守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听着城头的喊声,他不过一笑,他只对己方士卒说道:“城头的败军不惧我军,不知道我凉州军的男儿,要如何?”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则大喊道:“杀!杀!杀!”
 
    马超是微微点头,然后吩咐雷铜道:“雷铜带兵,前去攻城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这一次,马超就只让雷铜去攻城,至于说孟达,则是跟在马超身边,在后观战了。毕竟这些日以来,他是受马超重用了,并且他确实,不是那么擅长攻城,不如雷铜,所以马超也没让孟达上,直接就让雷铜去了。
 
    当然对此,孟达也没有什么意见,因为他都清楚,自己上了,也依旧是什么用不顶。所以与其徒劳无功,倒还不如跟在自己主公身边,这不比什么都好?
 
   
 
    不能怪孟达是如此想法,主要是他看的还是很清楚的。至少他就明白,别看之前对方是输了一场,算是大败一场,但是他们只要尽力坚守三江城了,那么己方一时半会儿,那是绝对破不了人家防御的。除非,除非像上次一样儿,有木鹿大王那样儿的人配合,那么一切都好说。但是如今来看,这哪还有那样儿的人了呢。
 
    所以孟达也算是看出来了,这种情况,就算是加上自己,也根本没有什么用,那么自己主公没让自己去,自己都巴不得如此。再说了,自己主公之前都和自己说了,自己也都知道了,所以对自己主公所谓作为,自己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,反而还乐于如此呢。
 
    这就是孟达的想法,孟达这人从来都是为自己考虑的,然后才能想想别人,他就是这么一个人,这么一种人。反正马超是清楚,陆逊也清楚,真正了解其人的,那都是清楚。这样儿吧是不太好,但也不是说就没有好处了,反正看怎么看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少在马超,自己主公得势的时候,在不出大意外的情况下,孟达这样儿的人,他是不会背叛凉州军的。当然了,要真是出现了大意外,那却也没有办法。比如说其人被逼无奈,然后是不得不去反叛,这事儿也不是不可能发生。
 
    但是除了这样儿之外,孟达一般情况下,在马超没有失势的时候,他是不会背叛他的。但是要相反的话,那就不用多想了,第一个倒戈的,估计八成就是他孟达孟子敬,还有别人吗。
 
    雷铜应诺后,便带着凉州军士卒攻城了。这他早已是做好了准备,其实就等着自己主公下令呢。今日自己主公却是没让孟达也来带兵了,这个倒是自己所没有想到的。
 
    不过雷铜却是明白,这时候,其实有没有孟达,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。说起来,孟达带兵和不带兵,这对己方攻城战的影响,其实并不大。当然了,一般肯定都是有人带兵,这攻城的效果更好,这个谁也不会否认。
 
   
 
    雷铜此时带着凉州军的人马,他大喝了一声后,众士卒便跟着他,冲向了三江城。
 
    城头上孟优三人一看,这凉州军这么快便来了,孟优是大喊道:“弓箭手准备,滚木檑石,都给我往下招呼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城头的士卒,无论是银坑洞的人马,还是乌戈国的步卒,可都是准备好,都等着凉州军到城下呢。而他们也知道,这关键的时候来了,一想,也是有不少时日没进行攻城战了。可不是吗,这当初城池丢了之后,可就再也没有过攻城战,而如今这又开始了。
 
    孟优和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三人,是一人占据三江城头的三分之一。孟优自然是在最中间,而金环三结在左边,阿会喃在右。
 
    三人三个位置,反正凭借三人的本事,城头肯定是都能顾及到的,
 
   
 
    知道城头孟优他们的动作,不过雷铜无所畏惧,这点儿小困难都抵挡不住的话,那还谈何去攻城啊。所以他依旧是带着己方的人马,往前冲击,虽说没准备一日就拿下三江城,但是却一定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才行!(!
 
 
第三八七章 凉州军又攻三江(续)
 
    这是雷铜的想法,当然也是很多凉州军士卒的想法。[求书网www.Qiushu.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是冒着箭雨,直接冲了上去,当然了,前面的士卒,还是都拿着盾牌的。他们如今所持的盾牌,虽说不可能百分百防住城头的箭矢,可却也不得不说,这个确实是起到了些作用,这倒是一点儿都不错。
 
    城头的箭矢无情地往下落,但是凉州军的士卒却是依然不惧,虽说他们都知道,这个三江城绝对是天下非常难攻破的城池(大寨)之一,但是因为以前又不是没有被攻破过,所以他们确实还是有些信心的。哪怕上一次是因为有木鹿大王的相助,但是破城却依旧是破了,至于说其他的,那他们倒是没想那么多。
 
    并且谁让如今凉州军是风头正劲,这之前因为胜了乌戈国的藤甲兵,几乎是让他们全军覆没,这让凉州军士卒的自信心,还有士气,那真是高涨了许多,这也是之前大胜的好处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城下悍不畏死的凉州军士卒,孟优心里就打鼓啊,心说按照这么下去的话,己方这三江城头,哪怕是有乌戈国的人马相助,可是还能守住多少时日?是十日、二十日、还是……
 
    孟优也不知道,毕竟他清楚,之前将赖以仰仗的己方银坑洞的士卒已经没有多少了,所以根本不可能和之前一样儿,是源源不断的兵力。而乌戈国的步卒,终究是人数有限,而且属于第一次和己方合作,第一次来到三江城当守卒。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多熟悉,就这么上战场了,实在是陌生得很啊。
 
    而之前己方所倚仗的藤甲兵。如今更是没几个了,并且人家凉州军还有破了藤甲兵的方法。不过因为如今是攻城战。所以孟优不是没想过,要真是藤甲兵还有很多的话,哪怕五六千,那么只要一到三江城头,那么肯定能收到奇效。毕竟凉州军有办法对付藤甲兵不假,可是这不是野战,而是攻城战,自己还就不信了。他们有什么办法能对城头的人马用火攻!
 
   
 
    可惜啊,藤甲兵是几近全军覆没,要不然的话,也不至于没来三江城这儿。就算自己兄长抹不开面子,但是兀突骨那人可是非常豪爽大方的,所以他肯定会主动提出来,就像之前让乌戈国的步卒来三江城这儿,那是一样儿的。只是可惜啊,可惜。
 
    于是就这样儿,双方是陷入了激烈的攻守战中。一方是攻击得猛烈,个个都是悍不畏死,誓有不破三江终不还的意味在里。
 
    至于另一方。[txt全集下载wWw.80txt.com]守城的银坑洞士卒和乌戈国的步卒,他们也真是费了劲了。他们虽说没有凉州军士卒那么狠,但是怎么说呢,他们也确实是尽力了,虽说不是拿出来十二分力,但是八/九分,却肯定是有的。要不然的话,如今看着样儿,也不至于还是凉州军稍微处在下风。而守城一方,才是稍微占据了上风。
 
    这个自然是有三江城这个屏障的因素在内。可是却也少不得众人的努力,要不不会如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。孟优对城头的守卒,却还是不是那么特别满意。在他看来,这己方还有乌戈国的士卒,明明还有一二分力能使出来,但是怎么没尽全力呢。
 
    所以他一边儿指挥着己方的战斗,一边儿对所有人大喊道:“都他娘的没吃饭吗?给我用全力进攻,你们难道想都死在凉州军的屠刀之下?”
 
    结果孟优这么一说,还真是起到了些作用,至少有人已经是加把劲儿了。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,这不尽全力还是不行,这凉州军还没上来呢,可他们要是上来了,这到时候可真是没人会留情啊。所以与其等到那个时候再和他们拼杀,倒是不如这个时候,就不让他们上来,这难道不是比什么都好吗?
 
    所以有人真是,已经是用上全力了,马超在后一看,就是微微皱眉,他算是看得出来,这今日己方是不行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看了眼旁边的陆逊,说道:“伯言以为今日的战事,如何啊?”
 
    陆逊心说,主公您肯定是都明白了,可却还是要问我啊。
,便鸣金收兵,让雷铜将军回来吧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是在心里叹了口气,心说果然啊,还是如此。如今这情况,其实和之前进攻三江城的情况,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。不一样儿的地方可能就是,如今己方士卒的自信和士气,对方银坑洞士卒没有多少人马了,还得靠着乌戈国的步卒来补充。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他们依旧没有之前最开始的时候,银坑洞士卒多。毕竟那个时候,银坑洞有着十几万的人马,这如今他们加上乌戈国的步卒,一共才有几万?说三万人,那其实都多说了,如果没就算错的话,其实也就两万多。
 
    可是如今己方,却有三万多人,是,如果以攻城来说,己方不占优势不假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这个要怎么算呢,如今城头的那些守卒,虽说还有战心,也尽力了,但是说起来,他们士气低落。其实并没有发挥出他们正常的水平来,如此来说,是己方占优。
 
    可因为对方人也不少。并且还占据着三江城城池的优势,所以最后综合到一起。还是己方不占优势,人家稍微占据些上风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就不得不想了,难道说真就得和之前一样儿,要靠着三江城内部的人,才能再次破开三江城吗?
 
    想想好像也是,要不然,就凭己方三万人,估计真要彻底破了三江城的时候。己方也不知道还有几千人了。真要说起来的话,自己要是还有十几万人,那么破了这两万多人守御的城池,那么不止是时间会缩短,人马损失的,也相对来说能少点儿吧。可是如今这个情况,就是胜,也只能是惨胜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如今益州还能给自己提供人马吗,能是能,但却只能是郡国兵了。而不是正规的凉州军啊。可是那郡国兵的战力,让他们来攻城,那和炮灰又有什么区别?马超没认为自己是个好人。但是说起来,他一样儿是有自己的原则。有些事儿,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,所以这个事儿,那是想都别想。
 
    当雷铜被逼退的时候,马超是当机立断,让士卒鸣金收兵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